万里奔赴:摩洛哥,中企出海胎动新热土|中国制造的世界时间

财联社6月2日讯(记者 肖良华)卡萨布兰卡是摩洛哥第一大城市,被称为“大西洋的新娘”,也是中企出海的新热土。近…

财联社6月2日讯(记者 肖良华)卡萨布兰卡是摩洛哥第一大城市,被称为“大西洋的新娘”,也是中企出海的新热土。近年来,包括轮胎厂商在内的众多中资企业辗转来到这里,经此深入摩洛哥的各个角落,在这颗北非明珠广袤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卡萨布兰卡风光,财联社记者摄)

从卡萨布兰卡驱车一路向北行进3个多小时,便可抵达摩洛哥第四大城市丹吉尔。5月的丹吉尔刚刚进入旱季,气候宜人,五颜六色的植被将群山渲染成一幅幅精美的画卷,一群群觅食的牛羊散落在马路两边的山坡上。天气晴朗的日子里,站在丹吉尔的海边,西班牙南部海岸群山清晰可见。

位于城市南侧的丹吉尔科技城,汇聚了多家出海中企。财联社记者5月底在现场看到,森麒麟(002984.SZ)摩洛哥工厂主体架构基本完工,隔壁的贝特瑞(835185.BJ)也已经动工建设。

“成型车间等均已完成封顶,部分地面开始进行混凝土浇筑,再过两周就可以安装设备了。”森麒麟摩洛哥工厂项目负责人解洪涛对财联社记者介绍,公司从全球十多个设备供应商订购的设备大部分已经发货,正运往工厂的途中。摩洛哥工厂的基建、钢结构、人员招聘培训、设备安装调试等各项工作按照计划严丝合缝地执行,“一环扣一环”,确保“9月底首胎下线”目标不会偏移。

森麒麟总经理林文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摩洛哥工厂是森麒麟第四个工厂,也是出海的2.0版本。如今,公司出海经验更为丰富,海外运作模式趋于成熟。摩洛哥工厂建成后,会成为全球轮胎行业智能制造的标杆,智能化程度高于森麒麟青岛工厂和泰国工厂。“公司从全球采购最先进的生产设备,对生产各环节布局进一步优化,比如原料环节完全实现了自动投料等,因此整体用工数较泰国工厂会再减少15%-20%。”

(森麒麟摩洛哥工厂基本成型,财联社记者摄)

因对摩洛哥工厂寄予厚望,动工伊始,森麒麟董事长秦龙曾在现场盯了三个月,处理动工前涉及包括政府层面协调在内的各项事宜,如今每天必听项目进展的汇报。“三角结构最为牢固。摩洛哥工厂建成后,公司完成产能黄金三角的布局,全球三个基地四个工厂可以互相倚仗,能更好的靠近目标市场。此外,丹吉尔与欧洲仅仅隔着一条直布罗陀海峡,到北美的距离也较短,因此,摩洛哥工厂可以更好的为全球客户提供便捷的服务。”

“落子”摩洛哥

北京距离摩洛哥首都拉巴特超过一万公里,从国内其他城市飞至摩洛哥,需要在北京/上海和中东两次转机,最后抵达摩洛哥第一大城市卡萨布兰卡,飞行时间往往超过20小时,是不折不扣的“万里奔赴”。

虽然距离遥远,出乎财联社记者意料的是,摩洛哥人对中国人非常热情,无论是海关工作人员还是记者偶遇的丹尼尔一所小学春游的学生,会主动用中文“你好”打招呼,接机的森麒麟员工拉美西斯和欧梅玛甚至有不错的中文功底。

后来,财联社记者了解到,这里是语言的“大熔炉”。摩洛哥官方语言为阿拉伯语,法语和西班牙语被广泛使用,英语则是公共语言,多种语言间切换对当地年轻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近年来,随着中企和中国游客的增加,中文作为新的语言,正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摩洛哥人的工作和生活中。因此,为了更好的本地化,森麒麟在摩洛哥招揽了数位通晓多种语言的人才。

(丹吉尔火车站,财联社记者摄)

摩洛哥对中国投资企业实行“五免,其后永久减半”所得税优惠政策,即企业前5年免缴企业所得税,从第6年开始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并且免缴进口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生产和消费税、出口税。此外,营业税和市政税均免缴15年。

从位置看,摩洛哥地处非洲西北端,距离欧洲仅14公里,在文化、习俗和社会开放度方面更接近欧洲。摩洛哥连接欧盟、中东和非洲三大市场,目前,摩洛哥轮胎产品出口美国和欧洲市场均享受零关税,对屡次遭受欧美“双反”侵袭的中国轮胎企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当地政局稳定、优惠政策多,靠近欧洲市场,并且摩洛哥是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国家,基于此,森麒麟决定将全球第三个基地,同时也是第四个工厂落户这里,并扩大了投资规模。公司最早计划在摩洛哥建设600万条高性能轿车、轻卡子午线轮胎项目,后来提升至1200万条。

4.0智能工厂成型

在丹尼尔科技城,森麒麟是第一个动工建厂的中国企业。“工厂基建、钢结构等均由当地施工队建设,从目前看,施工速度超预期,且质量很好。”负责基建的王启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财联社记者在现场看到,森麒麟摩洛哥工厂多个厂房已经封顶,其余车间钢结构搭建也已基本完工,部分车间正在进行地面混凝土的浇灌作业。“这是最后的基建工序了,两个周左右硬化完成后,设备便可进场。”王启龙说。

(施工团队,财联社记者摄)

工厂最南端的立体库工地上,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挡土墙已经搭建了一半,地面划分为24块,其中仅剩一块尚待浇筑混凝土。王启龙介绍,立体库货架已经到位,很快就可以安装。

(成品立体库地面混凝土浇筑基本完成,财联社记者摄)

另一边的解洪涛则紧锣密鼓地筹划着设备运输、员工招聘培训、制度制订等一系列工作。“招聘的前四批摩洛哥员工已经送到泰国工厂进行培训了,确保开工即可熟练工作。”

新工厂智能化体现在哪些方面?解洪涛表示,一方面公司在设备采购方面优中选优,从不同厂家购买参数最合适,自动化、智能化程度最高的设备,比如6台密炼机全部从日本采购,立体库选择国内钢架构的供应商的产品。

此外,产线方面,之前原料运输及设备参数调整,部分通过人工方式完成的。解洪涛介绍,摩洛哥智能工厂从物料存储、发料、取料,再到轮胎各环节的生产和入库,公司全部采用信息流驱动,实现了设备的互联互通,更加智能化和集约化。“比如,公司产线共匹配了11种管道,每种管道的材质、粗细、走向都做了科学精准的规划。”

(不同管线材质、粗细、走向都有精准的规划,财联社记者摄)

董事长秦龙表示,公司摩洛哥工厂距离港口只有30公里,是泰国工厂的一半,从丹吉尔港到欧洲市场,海上运输仅需时十几天,是从中国和泰国发货运输时间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此外,摩洛哥劳动力充裕,人工成本较泰国低,加上工厂自动化和智能化程度进一步提升,用工数量进一步减少,因此,预计摩洛哥工厂毛利率会更高。

当地员工各司其职,多线交叉推进,财联社记者综合项目负责人、基建负责人、当地施工方信息可以得出结论:公司摩洛哥工厂可9月30日投产的目标“不会也不允许打折扣”。并且据解洪涛表示,根据公司的规划和提前在人员培训、设备调试等方面做的准备,摩洛哥工厂力争实现“产能快速爬坡,投产即达产。”

在秦龙看来,随着公司摩洛哥工厂的达成,公司在产能布局方面构建了黄金三角拼图,三地工厂互相依仗,采购生产销售布局将更加灵活优化,抗风险能力将极大提升,为公司长远发展提供坚韧的支撑。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摩洛哥轮胎产业链缺失,生产轮胎所需的所有原料均需要从境外进口,对公司的供应链管理将提出更高的要求。幸运的是,周边邻国科特迪瓦是世界第三大天然橡胶生产国,令这一重要原材料的来源有所保证。

出海进化

中国轮胎行业头部企业出海较早,过去几年,外部环境的变化加速了头部轮胎企业出海的进程,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头部胎企出海的进化。

如果说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是中国胎企业出海的第一站,那么如今在出海区域的选择上,无论是赛轮轮胎(6010458.SH)挺进墨西哥和印尼,玲珑轮胎(601966.SH)在塞尔维亚设厂,还是森麒麟摩洛哥投建产能,都意味着中资胎企对出海有了更为广阔的视角。

财联社记者观察发现,与最初出海为了生存不同,如今的中国轮胎企业,出海经验更加丰富,海外管理更为娴熟,并且积累了一批出海相关的人才,可以充满自信地应对不同的、更为复杂的环境。

此外,中国出海的产能,正在从传统制造升级到智能制造,轮胎头部企业海外海内同步推动产业技术变革和优化升级,引领传统制造产业持续向智能化发展,对当地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中国制造出海升级)

林文龙表示,森麒麟的摩洛哥工厂代表中国轮胎生产制造非常高的智造水平,完善了当地汽车产业链,并且公司摩洛哥工厂是摩洛哥2023年最大外商投资项目,从国家高层到当地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均把该项目树立为样板工程,对项目的推进建设十分支持,积极帮助解决各种问题。“当地获得的反馈同样是十分积极的,在我们决定投资后,多家中国企业跟进前来投资,丹吉尔科技城一期项目土地在半年时间被抢购一空。”

(丹吉尔与西班牙隔海相望,财联社记者摄)

摩洛哥国王此前亲自主持发布了《摩洛哥国家新发展模式报告》,制定了摩洛哥2035发展目标。报告强调,要将丹吉尔科技城项目的建设作为深化摩中关系的战略举措。

“摩洛哥工厂对公司来说,不仅仅是一座新工厂的建成,更重要的是,公司对青岛工厂和泰国工厂的建设、管理全面梳理、总结,形成了一套海外建厂运作的模版,借助摩洛哥工厂进行充分的验证。”解洪涛说,比如,建设方面,泰国工厂需要注重防水,摩洛哥工厂要提升抗风等级;摩洛哥电网和泰国一样杂波比较多,现场会多配一些电源滤波器以保护变电所的设备。“这样的事项我们总结了数百条,形成了一套标准的操作手册,如果未来继续建设新的工厂,会少走很多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摩洛哥作为一个缺水国家,森麒麟摩洛哥工厂针对性配置了水资源回收利用设备,可以实现水资源的重复利用和零排放。丹吉尔光照时间充足,公司摩洛哥工厂安装光伏发电设备,结合清洁能源发电,仅需要少量市政用电补充即可满足生产需求。

在百舸出海时代,离不开充足的国际化管理人才。面对复杂的海外市场,需要组建一个更易理解、学习多元社会文化、善于管理跨国业务的人才团队。在探索海外经营的过程中,森麒麟培养的一批出海人才,因此,摩洛哥项目的推进更为从容。

如今,公司海外招聘人才针对性更强,招聘节奏和管理更为流畅。比如,森麒麟为摩洛哥项目招聘多位中国籍员工,均有法国留学经历,适应海外工作和生活,可以很好的满足公司需求。同时对这些海外员工来说,中企纷纷出海非洲,他们这些“天选非洲打工人”(非洲存在众多法语区)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收入因此有了大幅提升。

(国际化的团队各司其职,财联社记者摄 )

抢滩新热土

摩洛哥作为中企出海的新热土,正吸引众多上市公司纷纷涌入。

5月7日,海亮股份(002203.SZ)公告,拟2.88亿美元在摩洛哥投资建设海亮(摩洛哥)新材料科技工业园。

中科电气(300035.SZ)亦选中非洲国家摩洛哥作为出海重点。

5月17日下午,中科电气在湖南长沙召开2023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大会投票通过关于投资建设海外锂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基地项目的议案。公司计划设立摩洛哥项目公司,实施年产10万吨锂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基地项目,总投资金额不超过50亿元人民币(最终以实际投资金额为准)。

宁德时代(300750.SZ)也将目光放到这里。公开信息显示,宁德时代在海外已建成及筹备、在建的工厂总数已达 8 个,其中考虑在摩洛哥独资建设电池正极材料厂,供应其在欧洲的多个电池工厂。

作为森麒麟的邻居,贝特瑞在摩洛哥投资建设年产5万吨锂电池正极材料项目已经动工。

(贝特瑞的工地已经开始动工,财联社记者摄)

此外,就在今年,中国海诚(002116.SZ)携手摩洛哥矿业巨头开发电池级硫酸钴项目。

早一点的2023年,中伟股份(300919.SZ)与下属全资子公司中伟摩洛哥新能源,同AL MADA及其下属公司NGI等共同签署《合资协议》,在摩洛哥建设镍锰钴、磷酸铁锂、黑粉项目及新能源绿色工业园区。同一年,华友钴业(603799.SZ)与LG化学签署了关于正极材料供应链的谅解备忘录,进军LFP正极材料市场,双方将在摩洛哥设立年产5万吨LFP正极材料工厂和锂转换装置等。

被问及为何会选择摩洛哥作为出海第一站时,中科电气新能源材料事业部总经理张斌给出的原由与森麒麟一致。

他表示,从地理位置来看,摩洛哥靠近地中海和大西洋,接近目标市场,海运颇为便利。“从自然禀赋来看,当地海风充裕,光照充足,已有一定绿电供应规模,且未来有较高的占比。加之该国国际经贸环境较好,更增添我们对项目落地的信心。”

关于作者: fjbin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